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國家重大需求,面向國民經濟主戰場,率先實現科學技術跨越發展,率先建成國家創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國家高水平科技智庫,率先建設國際一流科研機構。

——中國科學院辦院方針

首頁 > 學者風采

他用生命撐起“天眼”基座

——記中科院國家天文臺已故研究員石雅镠

2019-10-31 中國科學報 丁佳
【字體:

語音播報

  被譽為“中國天眼”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在貴州大山深處已經完成各專業驗收并開始運行。截至2019年8月28日,FAST已發現132顆優質的脈沖星候選體,其中有93顆已被確認為新發現的脈沖星。

  “天眼”工程是以原首席科學家兼總工程師南仁東為代表的中國天文人的豐碑。在FAST團隊中,眾多科研工作者默默付出、無私奉獻,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研究員石雅镠就是其中之一。

  石雅镠生前是FAST工程現場總調度、臺址勘察與開挖系統副總工程師。2009年初,石雅镠便遠赴貴州現場,對FAST臺址進行詳細勘察,為后期臺址開挖提供設計依據,直到2014年初被確診為癌癥才離開工作現場。2016年春節,在FAST竣工前7個月,石雅镠因病去世。

  讓南仁東想哭的人

  2007年,石雅镠博士后出站,主要研究方向是圖形與圖像處理。恰逢中科院國家天文臺FAST項目立項,2008年他便加入到這個工程建設團隊。石雅镠于2009年入駐FAST現場,2011年開始主持現場開挖工作,直到2016年初因癌癥去世,將7年時間獻給了FAST工程。

  FAST的建設技術難度不言而喻,需要攻克的技術難題貫穿整個策劃、設計、施工、制造及安裝的全過程。石雅镠負責的FAST工程臺址勘察與開挖工作,是整個FAST的基礎。工作期間,他憑借扎實的專業基礎和不斷的刻苦鉆研,多次提出更優的施工方案,為臺址勘察與開挖節約大量資金。中科院國家天文臺原副臺長鄭曉年評價,石雅镠的土建知識已經達到了很專業的水平。

  作為FAST工程現場總調度,他不僅要長期駐站駐場,而且需要完成多項技術攻關,解決各種突發問題,還需要負責各施工單位、各系統的現場協調和配合工作。

  進入FAST工程現場后,石雅镠似乎從北京消失了,一年幾乎都呆在貴州工地上,經常深夜還在出差的路上。他向非專業的朋友和親屬描述自己的工作是用幾年時間“挖坑”,然后用幾年時間“支鍋”,輕松得如同小孩過家家。但是同事們知道,被稱為“天眼”的FAST工程開挖的每一塊泥土、搭建的每一根鋼梁、拼接的每一塊鏡面的背后,都有石雅镠無數不眠之夜和心血的付出。

  石雅镠為人正直,做事踏實認真,深得南仁東的喜愛,因長年在現場艱苦工作,他變得又黑又瘦,被FAST人戲稱為“索馬里海盜”,也經常被南仁東親切地稱為“小索”。

  石雅镠在FAST期間,為了工作長年熬夜,有一次凌晨兩點,他給南仁東發郵件,南仁東收到郵件感慨道:“我看了郵件都想哭。”

  孩子大了,他卻走了

  2009年,石雅镠遠赴貴州時,家里孩子只有2歲。盡管家庭生活上有很多的困難,但妻子依然默默地選擇支持他的工作,主動承擔了家中的一切事務,多少個家人團聚的節日,石雅镠都是在貴州工地陪施工人員一起度過。他的妻子回憶說,石雅镠的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連單位分房子都沒有時間去辦理手續。

  周末其他孩子都是爸爸媽媽帶著玩,而自己的女兒總是媽媽一個人陪伴,每當想起這些,他就心生愧疚。所以他在貴州時每晚必做的事情,就是給女兒打一個電話,聽聽孩子的聲音,這也是他勞累一天后感到最欣慰的事情。

  2014年,他被確診為癌癥回京治療,也只能在與病魔作斗爭的間隙陪伴孩子,那時孩子已7歲。

  此前,他每次出差回家,孩子都要黏著他,與他寸步不離,同事經常看到他在辦公室工作、孩子在一邊玩耍的場景。他生前也多次告訴自己的女兒:“爸爸做的是一項很偉大的工作,將來長大你就會知道。”

  可是,當孩子逐漸長大懂事,他卻永遠離開了。

  比生命更重要的事

  石雅镠將FAST視作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沒有想到的是,2014年初他被確診為晚期癌癥。他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他戰斗過的崗位,離開了魂牽夢縈的貴州現場。但是他在北京治療期間,還堅持到辦公室工作,希望能為心愛的FAST盡一份力量。

  石雅镠家中沒有癌癥遺傳病史,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患上癌癥。在這些年里,為了工期的推進,他經常推遲或取消返京的行程,這其中最令人唏噓的,便是他錯過的2013年春的單位體檢。

  “一般癌癥從早期發展到晚期大約一年時間,如果早發現,治愈率大概80%。”石雅镠的醫生說,“如果2013年春天他能回京參加體檢,或許還有機會。”

  但石雅镠沒有回去。他最早參與項目建設,當時工地條件非常艱苦,當地的水質不好、水里有臭味,可他并不介意。

  石雅镠重病期間被確診肝部有蟲卵,最后因肺癌并發肝腹水、肝衰竭去世。他的醫生認為,這些并發癥與肝部蟲卵有關。但肝部的蟲卵是否有可能是長期飲用未凈化的水所致,人們不得而知。

  在生病化療期間,他需要人照顧,同時也需要較多的治療費用。但他沒有向單位提出任何請求,都是自己和家人默默承受。

  2016年春節前夕,石雅镠感到不適住院治療,入院后他的病情迅速惡化,很快神志不清,在大年初四那天永遠地離開了。在他生命最后的時刻,他沒有辦法和身邊的人交流,唯一能做的是拉住孩子的手,艱難地露出一點笑容。

  石雅镠去世時,離FAST竣工只有7個月的時間,他真正將生命奉獻給了他所熱愛的天文事業。

  (原載于《中國科學報》 2019-10-31 第3版 綜合)
打印 責任編輯:侯茜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 1996 -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 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

聯系我們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100864

  • 重庆时时走势软件